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女仆大人萌萌哒
    宁元芳回头看了一眼,男人站在后面不远处冲她瞪了瞪眼,用手在脖子跟前划了一下,生动形象的表现了什么叫做“敢不好好干就死啦死啦滴”。

     她纠结片刻,伸手推动木门。

     推动木门。

     推、推不动qaq

     这特么是什么门死沉死沉的啊喂!

     男人以手掩面,偷偷露出个惨不忍睹的表情,伸脚轻轻一蹬,门开了。

     宁元芳尚且保持着伸手推门的姿势,一脸懵逼。

     屋内,一个面容冷峻的少女穿着一袭黑色长裙,她头发高高盘起,嘴唇紧紧抿成'一'字型,听到声音冷冰冰的看了过来。

     “你,是谁?”

     果然,她再次看见了阿雨。

     这女孩子和阿雨第一世的时候一模一样,可宁元芳许久未见她这个样子,怀念之情涌出,一时间有些呆愣。早就对她不报信心的男人连忙道:“殿下,这是您的新女仆。”

     少女上下打量她一番,眼神像刀子一样从宁元芳的身上刮过,最后,视线在她的耳朵和不受控制摇动的尾巴处定格。

     “猫?”

     男人更加恭敬的说:“是的,是猫族那边送来的。”

     少女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兴味。

     “留下吧。”

     “是。”男人行了一礼,慢慢退出,一时间屋中只留下少女和宁元芳两人。

     宁元芳低着头做出恭敬地样子,心里却在暗暗走神。

     阿雨没有之前的记忆,这让她有些失落。

     “去替我倒一杯茶,不要太热,也不要太冷。”

     不要太热也不要太冷是什么鬼……宁元芳默默地吐槽,却还是上前倒了一杯水。

     少女没再说什么,她坐在椅子上,再次用那双冷淡的眼睛刮了她一遍,然后开始看起了文件。

     她没有让宁元芳退下,宁元芳好在一边站着,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脚疼得厉害,又不敢在书房里踱步放松。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有人在门外唤道:“公主殿下。”

     “进来。”公主放下手中的文件,似是疲惫极了,轻轻捏了捏眉间。

     一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少女走了进来。

     她一头银发柔和的披散在身后,眼睛和宁元芳一样,是绿色的。在看到少女的眼睛时,宁元芳微微一愣,那双眼睛里神色很复杂,隐隐带着写爱慕期望。

     少女看了一眼宁元芳,大步上前,和她擦肩而过,她身上的盔甲随着她的动作发出金属摩擦的声响,少女对着公主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说:“公主殿下。”

     公主道:“情况查看的怎么样?”

     “边境士兵传来了消息,情况很糟糕,魔兽森林发生了魔兽暴动,森林外的补给村庄一夜之间彻底消失了,房屋被魔兽全部破坏,村民也不知所踪,我只在现场发现了这个。”说着,少女伸出手来,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枚火焰纹章。

     那枚纹章既不是金质也不是银质,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是漂亮的淡青色,上面雕刻着两条藤蔓相交着缠绕火焰,上面的火焰十分精美,仿佛正在燃烧一般。

     “做得好,阿尔维。”公主站起身,把名叫阿尔维的少女搀了起来,“魔兽森林事关王国的生死存亡,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这次的魔兽暴动连补给村都没能幸免,一定不同于以往。”

     她皱着眉说:“这次,我和你一起去森林。”

     “是,遵命。”阿尔维站起身来,退出了房间。

     宁元芳看着阿尔维离开,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什么这个阿尔维给她带来的感觉那么奇怪。

     就好像,阿雨一样。

     她抬头看了公主一眼,把这个念头甩出了脑海。

     瞎想什么呢,阿雨不是就在这里吗

     她有等候了许久,侍候公主进餐,日暮西沉后,公主终于下令让她离开书房,能休息一会儿了。

     宁元芳走出书房,揉揉腿,沿着长长的走廊慢慢往前走,突然发现,阿尔维正站在一扇落地窗前。

     少女听见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冲宁元芳微微一点头:“你好,我叫阿尔维。”

     “你好,我是宁元芳……”

     阿尔维看着她一抖一抖的耳朵,轻笑出声:“你是猫族的?耳朵真可爱。”

     宁元芳尴尬不已:“额,谢谢夸奖?”

     阿尔维眨眨眼:“快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要踏上旅程了。”

     “什么旅程?”宁元芳一脸懵逼。

     少女并没有多说,只是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身为公主的侍女,要做的事情很多呢。”

     ………………

     阎王大人她托着腮坐在孟婆桥上,看着奔涌不息的三生河水,感觉很忧郁。

     自从上一次抱了白无常一个满怀后,她已经三天没有看见自家小甜甜了。

     伐开心。

     一时的福利害她看不见白无常,怎么算怎么不值当呢。

     阎王大人来来回回翻着已经被翻旧了的《恋爱宝典》,耳边是孟婆招呼新鬼排队喝孟婆汤的嘈杂声音。

     孟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叼着烟,对着阎王喷出一口烟圈,呛得她皱起眉来。

     “失恋了?”

     阎王一脸冷淡的看着他,内心悲伤逆流成河。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哪里来的失恋?qaq#

     孟婆随意的往孟婆桥上一靠,踢了一脚傻乎乎等着排队的a号鬼,露出个贱兮兮又格外狡猾的笑容:“为阎王殿下排忧解难,是吾等下属义不容辞的责任,大人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咳,让我听听,忙您想想该怎么解决啊?”

     “没有。”阎王大人跳下桥墩子,拔脚就走。

     “别走啊~”孟婆拉住她的手,暧昧的用手指摩挲了一下指尖细腻柔滑的皮肤,“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嘛。”他轻笑一声,往前一靠,把阎王摁在了桥墩子上。

     阎王大人眼中腾起怒意,还没来得及一拳捣他个乌眼青,一只手突然从旁边探出,狠狠地打在了孟婆的脸上,随后阎王大人被人一把揽在怀里。

     淡淡的莲花香气扑鼻而来,身后那人是一只鬼,并没有什么温度,甚至还散发着淡淡的寒意,可阎王大人盯着紧紧揽住自己的那支只手臂,感觉被触碰到的地方仿佛被人点了一把火,腾的燃烧起来了。

     她脸红到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孟婆被打的鼻子飙血,狼狈的捂着脸怒视白无常。白无常把阎王护到身后,以往总是嬉皮笑脸的她难得没了笑意,眼睛微微眯起,杀意尽显。

     “地府每天有那么多鬼等着投胎,”她手指从腰间长剑上慢慢滑过,“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想必您都懂得。孟婆大人有这个空闲功夫,还是乖乖熬汤好了,”

     孟婆揩了把涌出来的血,切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阎王大人座下一条狗罢了。”

     白无常眼神冰冷:“那有什么,我乐意。”

     “你!”

     白无常一剑斩出,孟婆慌忙躲闪,剑光一闪,在他身前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白无常甩了个剑花,归剑入鞘。

     阎王目瞪狗呆的看着她,感觉自己要被帅瞎了。

     女、女友力max啊!

     不愧是我家小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