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猫也要做万人迷
    雁雨让宁元芳进行随机托运,因为距离并不太远,几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宁元芳头一次从一只猫的视角来坐飞机,颇有些新鲜感,蹲在笼子里探头探脑了半天,和她一起托运的还有不少动物,大多数都是猫猫狗狗,偶尔几只兔子或者荷兰猪。

     关在她隔壁的是只犬种豪杰,传说中随时随地[哔——],经常干脖子以下不能写、不可描述的事情的泰迪狗,是条汉子狗,特别活泼,跟抽风了一样一直在笼子里做跳跃运动,面对着宁元芳,一二三四四三二一,特别富有节奏感,估计就连体操队运动员都得甘拜下风,泰迪兄一边汪汪汪的狂吠,身为一只喵,宁元芳能听懂对方的语言,不过……她听完后觉得爪子有点痒。

     “猫猫猫猫猫!”

     “来战吧怂货!别躲在笼子里不出声我特么看见你了!”

     “你有本事住我隔壁你有本事来战啊!来战啊!”

     “好一个大怂货!伸出你的利爪你个怂蛋玩意!!!”

     【犬类宿敌】特徽自动启动了。

     宁元芳眉头一跳,恶狠狠地磨磨牙,爪子悄悄出鞘。

     呸!谁怂蛋啊你个混蛋泰迪!我特么想跟你战个痛,也得先从笼子里出来好吗!有种你过来!

     不,我不和一只狗生气,毕竟我智商比他高那么多,我不生气哼唧。

     泰迪跳了半个小时广播体操,终于累了,坐在笼子里吐舌头,哀怨又气愤的盯着宁元芳。

     它总算安静了,宁元芳右边的鹦鹉又开始叫了:“萨比。”

     泰迪大怒,一跃而起:“汪!”死鸟你骂谁是煞笔?

     这鸟主人估计是东北人,口音里带着一股子浓浓的东北风:“谁应谁就是萨比。”

     泰迪气得七窍生烟,往前猛扑,连笼子都被它带着往宁元芳这边平移了一截:“有种你过来我保证不咬死你!”

     鹦鹉啄啄毛,抖抖翅膀:“咬不着我你个大萨比。”

     泰迪:“汪汪汪!”

     鹦鹉:“萨比。”

     泰迪:“汪汪汪!”

     鹦鹉:“二傻子家的大萨比。”

     ……

     泰迪不愧是狗中豪杰,大半个小时没有一句话是重复的,鹦鹉君更是以不变应万变,简简单单两个字,愣是繁生出了无数个词句组合,导致泰迪无言以对无话可说,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眼看泰迪失去了战斗力,鹦鹉一抖爪子,潇洒的从笼子缝里捡出颗漏进去的小米粒,咯蹦咯蹦的吞进肚里,呸了一声:“萨比。”

     泰迪[吐白沫]:“……”

     #少侠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小生才疏学浅,所识甚少,是在下输了!#

     好一场年度狗鸟撕逼大战!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宁元芳表示,自己看的心神舒爽浑身通透,眼不花了耳不明了,时间打发了日子舒坦了,爪子也是更尖更厉了,一口气能扛两桶水上五楼了,一个字,服!

     飞机颠簸一下,到了站,宁元芳和其他猫狗被机场工作人员从飞机中运出,等雁雨来领她。

     雁雨很快就来了,把她从笼子里放出来放在猫包里,然后提着她往外走。

     然后,宁元芳整个人都懵逼了。

     只见机场门前的大型灯箱换成了雁雨的巨幅映照写真,远远望去,整个机场全是密密麻麻的人,个个举着[wuli鱼鱼最帅][鱼鱼最御姐][鱼鱼我大女神]的牌子,沉默安静诡异的注视着她们一行人。

     随着时间推移,粉丝应援活动并不是只有h国偶像粉丝才会做的事,中国大陆偶像们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粉丝应援活动,雁雨金鹿奖获得提名,粉丝们自然要来给她助势,宁元芳以前也有过几个喜欢的明星,对这些也比较熟悉,不过她万万没想到,雁雨居然能有这么多真爱粉。

     新闻里多得是粉丝应援抱住偶像大腿不撒手糊对方一裤腿鼻涕,争前恐后扑上去三米外假摔求抱抱,揪耳朵撕头发争抢第一个签名什么的,偏偏雁雨的粉丝有组织有纪律,整整齐齐的排着队,站的笔直笔直,昂首挺胸,简直堪比军队训练营。

     雁雨穿着女式黑西装,脚上穿着黑高跟鞋,眼神冷淡,帅的让人合不拢腿,她冲众粉丝略微一低头,说了声“辛苦你们了”,然后如同女王一般往前走去,粉丝们如同摩西分海半让开一条通道,目送着女王傻妈高贵冷艳的背影。

     “女王傻妈她抱着只猫诶!”

     “抱着懒懒的女王傻妈也很帅!”

     “啊啊啊女王傻妈,请不要大意的对我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女王大人嫁我!”

     雁雨头也不回的坐上车,汽车喷出一股尾气,绝尘而去。

     lisa莲坐在副驾驶座上,掏出手机搜地图:“w市除了闻名遐迩的大阪温泉屋,还有一间猫咪咖啡厅,专门让猫奴们交流饲养经验的,那里有很多猫。你刚下飞机,先去温泉屋休息一晚,等明天可以带懒懒去看看,你也可以让懒懒和他们玩,毕竟一只猫太孤单了。”

     雁雨听见猫咪咖啡屋,眼睛亮了亮。

     w市的温泉中心,即使是在全国范围内也是十分出名的,整个温泉旅馆全部都是纯日式风格,历史悠久,足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旅馆门前立着一棵老松,挂有写着大阪二字的灯笼,大堂里十分亮堂,看起来金碧辉煌,旁边的木架子上摆着一只特别可爱的招财猫存钱罐。进入客房,更是让人惊喜连连,舒适的榻榻米,十分宽敞甚至可以睡人的立柜,画着日风水彩的推拉门,客房内有会客厅,坐在会客厅里,可以看得见种满花草的后院,听见逐鹿竹筒注满水后敲击石台的声音。而在高级客房内,甚至还有一个可供两人使用的小型温泉。

     雁雨推开屋门,宁元芳从她脚边挤了过去,柔软的肉垫踩在木质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稀奇的四处看了看,她还是第一次见过日式建筑,也是第一次来温泉旅馆,心里面特别激动兴奋。她甩甩尾巴,在已经铺好的榻榻米上卧下,打了个滚,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雁雨。

     真是个让人忍不住心软的小猫妖。

     雁雨和她躺在一起,把小猫抱到肚皮上搂好,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她也累了,没什么心情泡温泉,只想先睡一觉,挠挠在怀里折腾小猫的肚皮,雁雨轻笑了起来:“乖,先睡一觉,明天带你去猫咪咖啡厅。”

     雁雨沉沉睡去,宁元芳被对方的手压在怀里,用鼻子蹭蹭她的胸口。

     这里可以看见后院,窗户开着半扇,依稀能闻见屋外淡淡的花草香气味,宁元芳在雁雨的怀里趴了一会儿,有些待不住了,于是爬了出来,跳上桌子,伸长脖子往外面看。

     这一看,她乐了。

     飞机上两位好邻居,大侠鸟和书生狗,居然也在这家温泉旅馆里面,此时两个二货一个被拴在树底下,一个被拴在鸟笼子上,中间隔着五六米,谁也够不着谁,只能隔空对骂,发泄心中不平。

     “死鸟汪!”

     “萨比!”

     宁元芳蹲在窗台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

     阎王站在镜子前,拿着把小梳子,把自己的长发梳顺了,然后绾成鬓,插上一朵地府特产曼陀罗花。

     今天的阎王大大也是美美哒!

     阎王信心满满的守在了白无常家门口。

     白无常家门口摆着两只石狮子,已经开了灵智,阎王看了他们一会儿,吓得整只狮子都不好了,哆哆嗦嗦的贴住墙。

     狮子有点脏。

     阎王大人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白抹布,兴冲冲地擦干净了石狮子。

     门上也有点脏。

     阎王又把门也擦干净了。

     她擦着擦着,想起来白无常许久回不了一趟家,每天泡在各个功德世界里完成任务,也不知道家里多久没有人收拾过了,肯定脏的很,她犹豫了一下,掐了一个诀,打开了白无常家的大门。

     地面好脏,桌子椅子好脏,床铺落了灰也好脏,阎王大人有点洁癖,忍不住都给擦干净了。

     等白无常回来后,就看见了头顶一朵大红花,身上穿着脏兮兮的白袍,脸上还带着一片一片的黑灰的阎王大人。

     “白莲~,身为本王的得力下属,一定不能掉价,你家中看起来也太穷了些,本王就赐给你两个小厮。”

     快夸我!阎王大人一脸渴望。

     白无常面无表情转身就走:“……”大人,饭后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