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每天教主都在犯二(修bug)
    提到人间,就不得不提到江湖,提到江湖,就不得不提到这些年凶名鹊起的魔教。

     据说,魔教中人每一个都是手上有数百条人命,从地狱里爬回来的大魔头。据说,现任教主霸气侧漏喜怒无常,是个拿人眼珠子当下饭菜,小孩心脏的当下午茶的大魔王。江湖中人,但凡提到魔教,无一不双眼放光精神饱满。

     原本的江湖快报,写的都是些

     #武林盟主和他干爹之间不得不说的事#、

     #武林第一美人脚踩两只船#、

     #白玉美人当中出柜,一掷千金悬赏c罩/杯美女#、

     #八一八那些年脚踩n只船的武林豪侠#,

     现在全改成了#卧槽!魔教一日屠一村究竟为哪般#、

     #魔教教主大言不惭要征服世界#、

     #教主的贴身侍女都死光了快来报名!月俸一两黄金一个月,活得越久钱越多#

     武林盟主很生气。

     原本的头条都是我的!

     我就连早上出门穿样式不一样的袜子都能上头条!

     我早上吃的黄金粥泡黄金窝窝头简直风靡全球!

     魔教的辣个小贱人算什么!也有资格上头条?

     他试图抢回头条,一连数天各种努力:爬到整个中原最高的楼顶上对着武林第一美人唱征服;在皇宫大门前手持一束菊花疯狂裸奔;和隔壁老王隔壁二傻隔壁三狗一起玩捆/绑play;男扮女装和白玉美人约炮;抢劫学堂小学童并强迫小学童跪喊他爹……

     然而,不要说头条了,他连江湖快报最后一页的小报角都没登上。

     卧槽!老子这么牛逼的人物!堂堂武林盟主在监狱里蹲了一整个月,每天吃糠咽菜!喝凉水没地方上厕所!出了这么大事,居然还没登上头条!

     看看报纸上写的什么?谁管教主他第十八任小妾的表叔叔的邻居的婶子的表哥的儿子叫什么鬼啊!谁要知道魔教看门老大爷人一共有多少个儿子啊!谁特么想知道魔教教主一个月不洗澡穿大红裤衩啊!!!

     随着魔教的声势渐渐变得浩大,越来越多的江湖中人加入魔教,据不完全统计,武林盟目前只剩下了250个人,还全都是干吃饭不干活的饭桶!战斗力负五的渣!

     妹哒!简直不能忍!

     武林盟主坐在路边摊小茶馆里,愤怒的一拍桌,缺口小茶碗被震得蹦起老高。

     茶馆老板娘抖着一身肥膘,手腕一甩,一把菜刀刷的剁在桌上,她扫帚眉一竖:“拍什么拍拍什么拍,我这桌子是魔教俊俏小侍卫坐过的,拍坏了你赔得起吗?看看你那个矮穷矬的样!”

     你上一次还说我长得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鬼见鬼投胎,亏我辣么爱你!你心变得好快,我有点承受不来!

     武林盟主捂住自己中箭的小心脏,差点没哭出来,他还没来得及抹一把心酸的狗泪,就被扑过来的人群挤飞了。

     他坐在地上灰头土脸一脸懵逼,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魔教小侍卫做过的凳子!我的!”

     “呸王二狗子你是个什么东西!这是我的!”

     “你们都滚开!小鲜肉什么的让本姑娘来!”

     ……

     …………

     ………………

     一生顺风顺水活得潇洒自在、吃穿不愁周身美女如云的武林盟主,在那一天,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累觉不爱。

     #我一定要打败魔教!宰了魔教教主辣个小贱人!重新登上江湖快报头条!成为封面人物,出任快报年度总代言,迎娶武林第一美人,走上人生巅峰!#

     下一秒,他被风一样刮过的小报童踩中了蛋蛋。

     “江湖快报!魔教招人啦!只要998金,只要998金!你就能成为魔教教主的贴身侍女/小厮!围观教主吃饭拉shi泡澡堂啦!”

     盟主:_(:3ゝ∠)_说好的爱我么么哒呢?

     …………

     前日下了场小雨,空气还有些潮湿,穿着一身淡绿衣裙的碧竹点上熏香,推开窗,给室内通风。

     此时尚是早春,天刚蒙蒙亮,窗外的桃花开了三两枝,一抹粉红缀在枝头,庭院里多了些许绿意。两只麻雀在树下蹦蹦跳跳,时不时的鸣叫几声,看起来颇有几分诗情画意,碧竹把手探出窗外,从临近的花树上折了一枝花,将它插/入鎏金白玉瓶中。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凄厉的哭喊,碧竹手上的动作一僵。

     又死了人么?

     教主最后一个贴身婢女也蹬腿了,以后教主该由谁来服侍呢?可怜的教主,连个能帮她抓痒挠背的人都没有。碧竹有些忧郁的放下玉瓶,就在这时,屋门吱嘎一声被人推开,一身黑衣的右护法走进来。

     “右护法大人。”碧竹恭恭敬敬的对右护法行了个礼。

     右护法表情凝重,让碧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右护法递过一个翡翠玉牌,哭丧着脸说:“碧竹姑娘,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教主大人身边最后一个贴身侍女被一只蟑螂吓死了,现在教主大人身边无人服侍。经过投票选举,你成为了新一任的大侍女,恭喜你,从此以后,你可以享受五险一金,一周两天休假,月俸一两黄金,包吃包住,包陪包睡,夜晚免费夜宵等等一系列优惠政策。”

     碧竹:“……”不我完全不想要这些!活不过三刻钟我要钱连坟墓里都带不进去好吗?

     右护法完全无视了碧竹脸上惊悚的表情:“碧竹啊,新一批侍女还未培训出来,你一定要挺住,至少要挺住三天啊!”

     请不要咒我早死好吗!碧竹嘴角一抽,勉强扯出一个略显僵硬的微笑:“是,您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长命百岁的。”

     右护法顿时一脸欣慰:“不错,真是志向远大!涨俸禄!必须涨!至少要涨十个铜板!”

     那还真是谢谢您了喂!碧竹心底咬牙切齿,面上笑颜如花:“多谢右护法大人,大人您真是个好人。”

     得了好人卡的右护法嘿嘿一笑,伸手在她肩上拍了几拍:“我允许你现在就上岗就业,无需培训,去吧碧竹,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碧竹恭恭敬敬的低着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教主的寝室并不似碧竹想象中的那般金碧辉煌,反而看起来十分朴素,木桌圆凳,青灯红烛,一座青铜香炉香烟渺渺,三两枝粉嫩的桃花插在鎏金白玉瓶中,教主着一袭大花袍负手立于窗前,身上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威严气势。

     似是因为听到了脚步声,那人慢慢转过身来,她脸上带着黑漆漆的面具,看不清长相,只露出一双冰冷的黑漆漆眼瞳,看起来不像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反而像是地狱里的恶鬼。

     碧竹想起那十七八个惨死的贴身侍女,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她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奴婢碧竹,参见教主。”

     “碧竹?”那人重复了一遍,声音淡漠,略有些沙哑,“你便是新来的侍女?”

     碧竹:“是。”

     教主唇角扬起个冰冷的弧度,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翘起二郎腿:“来得正好,我找不见我的狂霸酷炫拽了,你去帮我找。”

     碧竹:“……哈?”等等!卧槽狂霸酷炫拽是什么鬼?!

     教主抬手摘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被猫挠了左右各三道的脸,鼻尖上还糊着个猫爪印,应该是小猫踩了砚台又踩了教主的脸造成的。

     她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采,继续道:“狂霸酷炫拽是本教的护教神兽,她毛色雪白,一双眼睛一金一蓝,举手抬足间满满的都是身处上位者的高傲,翻手为云覆手可为雨,只是略有些调皮,我今日起床后未曾见到它,你去帮我找到它,然后带它去吃小鱼干。”

     高冷的、江湖闻之色变的教主大人认真严肃的补充:“不要让它吃辣鱼干,小猫不能吃这个,唔,炸鱼的油要用厨房里专用的青花碟来量,十条鱼一碟,放盐一撮,再添上些特制秘料。”

     碧竹:“……”噗——

     “记得给它喂牛奶,一浅碧玉青花碟,多了它会撑到。”

     “对了,若是它没吃够,就让厨子给它做一碟点心,少放糖。”

     教主喋喋不休的叨叨,碧竹一边记在脑子里,一边摆出了==脸。

     教主……跟我想的完全画风不同啊喂!衣服上面花花绿绿的也就罢了,这个为了一只猫唠叨一个时辰的人是谁啊!还有为什么给一只猫起名叫狂霸酷炫拽!教主你醒醒,叫千秋万代或者一统江湖不是更好吗(喂!)?

     还我心目中那个高冷无比的教主!

     传说都是骗人的_(:3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