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程暮莲程暮雨番外
    [程暮莲篇]

     小雨淅淅沥沥的敲击着玻璃窗,程暮莲叼着一包小鱼干,坐在电脑前,啪嗒啪嗒敲击着键盘。

     屏幕中的主角使出一个潇洒的剑技,举着重剑旋转三百六十圈将boss击倒在地,随着一声r,boss尸体上爆出一团光环。

     她丢掉手中的鼠标,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看向窗外。

     整座城市弥漫在如烟如雾的水汽当中,夜渐渐深沉,人们亮起了七彩的霓虹灯,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程暮莲站起身来打开窗户,趴在窗台上,伸出手去接雨水。雨水很快打湿了她的手,她蜷了蜷手指,看着水珠从手中流走。

     妖魔一族在半年前和除魔师签订了和平契约,发誓退回妖界永不侵犯,她们终于迎来了渴望已久的胜利。

     可,这份胜利的喜悦无人和她分享。

     三年前,小拽死去,程暮雨也离开了家,独自一人在外闯荡,连电话也很少打过来。

     小拽,只要想起这个名字,程暮莲就难受的说不出话。

     第一次见面,她就喜欢上了小拽。那么小小的,可爱的小拽,团成一小团,一金一蓝的眼睛一眨一眨,让她整个人瞬间被萌翻了。

     小拽乖的不像话,总会伸手拽着她的衣角,跟在她的身后,或是变成猫型卧在她的肩头,眼睛里亮闪闪的,仿佛装着整个星海。直到现在,程暮莲有时候都会忍不住回头,去看身后有没有小拽的身影,连饭都经常做成二人份。

     小拽她那么怕疼,那么爱撒娇,被三目暗算灵力全无,只能勉强维持原型,也不知道她怎么跑得那么快,能挡在了她的身前,替她挡下了致命的攻击。

     程暮莲深吸了口气,用*的手抹了把脸。

     她翻了翻日历,发现端午节要到了,打开手机通讯录,犹豫了一下,拨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手机中传出程暮雨略显低沉的声音:“喂?哪位?”

     程暮莲抿了抿唇:“是我,你姐。”

     程暮雨沉默半晌,道:“怎么了?”

     “阿雨……”程暮莲不自在的抠了抠窗户缝,“端午你回家不?”

     程暮雨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道:“我……就不回去了。”

     程暮莲:“阿雨,你是不是……还在自责?”

     程暮雨没有说话。

     程暮莲闭上眼:“小拽她没有怪你的,被妖魔暗算困住,这不是你的错,阿雨,你无须自责。”

     “回来吧,回来看看她。”

     “好。”

     端午那天程暮雨果然回来了,她比以前高了点,整个人更冷漠了,好像一块行走的冰块,手里提着个行李箱,行李箱上卧着一团白。

     程暮莲仔细一看,顿时红了眼眶。

     那是一只小奶猫,眼睛跟小拽的一样,一金一蓝。

     她平复了下心情,笑道:“小雨,见到姐姐没什么表示吗?来个爱的么么哒?”

     程暮雨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抱起小猫,扭头进了卧室。

     程暮莲装作失望的叹了口气:“唉,真伤心啊,当初那个姐姐最好了姐姐最棒了的小雨哪去了?”

     她关上防盗门,坐在沙发上,突然看见沙发缝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她伸手一掏,掏出个脏兮兮的金铃铛来。

     原来掉到这里了吗?她擦净铃铛,轻轻地摇了摇。

     铃铛发出悦耳的铃铃声,金色的外壳在灯下反射出漂亮的光芒。

     ……………………

     [程暮雨篇]

     和姐姐不同,亲眼目睹母亲死亡的她沉默寡言,性格冷淡。为了给母亲报仇,她加入了除魔师,终日和妖魔战斗。她没有什么喜好,整个人就如同一块冰,就连姐姐,在碰了数次壁后,也不怎么和她讲话了。

     小猫是她唯一喜欢上的人,可她属于姐姐。

     为什么要怕我,为什么要讨厌我呢,我只是想亲近一下你啊。

     她看着小猫和姐姐越来越亲近,关系越来越好,小猫越来越依赖姐姐,心中那只名为‘嫉妒仇恨’的野兽几乎要克制不住,从锁链中挣脱出来了。

     想让小猫只属于我,想让小猫眼里只能看到我,心里只想着我,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全部都属于……我。

     终于,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

     她和三目做了交易。

     她帮助三目,而三目帮她得到小猫。

     一切进行得无比顺利,三目给她们下了克制灵力的药,而她成功的将姐姐引到了仓库。

     可接下来,却是噩梦的开始。

     小猫死了。

     她为了救姐姐,死了。

     小猫小小的一团,浑身上下雪白的毛发被血染红了,一个可怕的大洞出现在她的胸口,那双漂亮的异色双瞳再也无法睁开,再也无法用柔软的声音说话。

     程暮雨恨死了自己。

     如果不是她被三目动摇了本心,如果不是她因为私心抛弃了身为人类、身为除魔师的责任,和三目互相合作,小猫不会死。

     无数个夜晚,她一遍遍梦见小猫死的那一刻,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

     她后悔了。

     如果能够预知这一切,她宁愿小猫永远也不会再看她一眼,永远不愿意亲近她,永远只属于姐姐,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端午节前,程暮莲给她打了电话。

     “回来吧,回来看看她。”

     小猫死后,她就不曾再回去过。她的确应该回去,至少,她该对小猫道歉。她乘着回家的列车,在火车站上,她意外的听见了几声细弱的猫叫。

     她下意识的循了过去。

     然后,她看见了一只窝在角落的小猫。

     小猫可怜兮兮的,浑身上下湿透了,雪白的皮毛上满是泥土,它细声细气的喵喵叫着,程暮雨茫然的看着它。

     它的眼睛也是一金一蓝的啊。

     小猫,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

     她俯身抱起小猫,亲了亲它的额头。

     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