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七公分的你
    这一年夏天格外难熬,据气象局说已经破了五十年来的最热纪录,直奔一百年记录去了,太阳挂在半空中散发着火辣辣的热气,踩在柏油马路甚至觉得粘脚。

     大街上人很少,只有一个带着竹编牛仔帽、身穿两股筋背心大裤衩,时髦值点满的地中海头买雪糕的大叔,他端着马扎坐在树底下,举着宠物推子在一只土狗的脑袋上方跃跃欲试。

     “阿土不要动!看粑爸给你剃个今年最时髦的发型!”

     阿土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响,朝天翻了个白眼。

     大叔十分猥/琐的嘿嘿一笑,眯着眼,照着自己的光辉形象给狗剃了个一模一样的头,然后把它浑身的毛都剃秃了,他拍拍手上的狗毛:“好啦!你现在跟粑爸一样帅了!”

     狗毛落了一地,露出小土狗黑一片白一片的皮肤,看起来丑萌丑萌的。

     大叔打量了一番自己的辛劳成果,突然一低头瞅了瞅,半晌挑高眉毛啧了一声:“你一只狗小jj上怎么还有一撮毛?要不要粑爸帮你剃掉啊?”

     微风拂过狗头,吹起它仅剩的秀发,阿土热的够呛,懒得离这个中年猥/琐大叔,它舌头吐出半尺来长,有气无力地蜷缩在树荫底下的一小滩水上,试图给自己快熟了的狗皮降降温。

     “真特么热。”大叔从冰柜里掏出根冰棍叼在嘴里,从拖鞋上揪下一只无精打采的跳蚤,“热的跳蚤都没力气蹦跶了啊。”

     马路远处走过来个人,似乎因为太热的缘故,走起来一摇三摆,仿佛随时都要跪了一样,大叔看了他两眼,有些担心他。

     “小伙砸是不是热的中暑了?买个冰棍呗?”

     这个大夏天也要出来逛街的小伙子肢体有些不协调,一条腿拖在地上,晃晃悠悠的走近了,奇怪的是,他身上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好像在垃圾堆了打了三四个滚一样,远远就能闻到。

     青年越走越近,大叔保护了多年的视力让他清清楚楚的看见青年血红的眼珠子。

     这是个在家里打游戏打得忘了洗澡的宅男?大叔嫌弃的皱了皱眉,很快又挂上了乐呵呵的笑:“给你打折啊小伙砸,一块五一根,比别处便宜五毛啊,大叔我简直业界良心。”

     蜷在树底下的秃狗动了动鼻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顿时惊得炸起了头毛,一声犬吠卡在嗓子眼里生生的变了调,鬼哭狼嚎的叫了出来。

     “汪嗷嗷嗷……”

     “死狗嚎什么?”大叔踢了它一脚,“小伙砸没事,狗不咬人,你过来……”

     他的话戛然而止,眼睛在青年嘴角边突出的两颗过于抢镜的小虎牙上扫了一圈,终于发现这青年过于沉默,肤色透着奇怪的青紫,一双手上指甲漆黑。

     打游戏打得忘记洗澡的宅男先生喉咙里发出一声不像人声的咆哮,举着手嘶吼着加快了脚步:“吼!”

     一人一狗吓得寒毛直竖,赶紧往后退,大叔一把举起马扎:“站住不许动!我我我有武器哒!”

     宅男拖着腿往前窜了几步,被马路牙子绊倒在地,一脑袋磕在冰柜上砸穿了玻璃,大叔趁机举着马扎对着他招呼了几下,宅男头卡在冰柜里,挣扎着想出来。

     大叔慌慌张张的找自己的诺基亚,叭叭叭打110:“警/察!我在xx街xx北开小卖铺,外面突然来了个打游戏打得忘了洗澡的红眼宅男,他想吃了我!”

     电话那头乱糟糟的,警/察啐了一口:“滚你大爷,差点让你害死!谁他妈顾得上你!老子们都被包围了好吗?丧尸围城了好吗?拿棍子照脸抽!往死抽!”

     大叔深吸一口气,一马扎敲在宅男太阳穴上,宅男嚎了半嗓子,不动了。

     他松了口气,丢下马扎,正准备对自家秃狗炫耀自己的光荣战绩,突然听见旁边又传来几声嚎叫,仔细一看,足足十几个宅男宅女全都拖着腿往过走。

     大叔一把捞起狗,握着刚刚没吃完的冰棍,撒腿就跑。

     2037年,夏。

     这个不同寻常的夏天,带来的不仅仅是河道干枯,树木植物死亡,天气炎热所有猫狗秃了头(什么鬼),还有一群来自二次元世界的,打游戏打得忘记洗澡的宅男宅女。

     会咬人的那种。

     那一天,人们终于记起了被宅宅们统治世界的恐怖!

     ………………………帅破天际…………………………

     楼下不断传来尖叫声,程暮莲悄悄拉开窗帘往楼下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一个人大叫着往前跑,屁/股后头遛狗似追着一群丧尸。

     她拉上窗帘,紧了紧拳。

     今天放假,所以她没去学校,和小雨两人一起在家里窝着看电影,在贴吧刷影评的时候无意间刷出了世界末日到来的新闻,本以为这只是娱乐大众的谣言,可……看着楼底下被啃的血肉模糊的人,她知道,末世真的到来了。

     她看了眼阿雨,发现这糟心妹妹居然还在一脸淡定的刷微博。楼道里也传来丧尸的吼声,防盗门被撞得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程暮莲顶着一头鹦鹉毛严肃的想了想,决定肩挑起拯救整个家的重任。

     #干巴爹!#

     #上吧阿莲!你跟妹妹的生命安全全部都握在你的手中了!用你250的智商想出一条合适的方法吧!#

     瞬间,程暮莲信心满满,一双眼睛闪闪发光起来:“阿雨,我们来收拾东西吧,在房间里呆着说不定会被包围!”

     程暮雨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意味是生无可恋的‘你高兴就好’:“哦。”

     程暮莲去收拾东西了,程暮雨犹豫了一下,推开卧室门,在自己的战利品柜前停下了脚步。

     柜子里摆着很多手办,都是她这些年来玩游戏看动漫积攒下来的。

     手办的话,占地面积太大,会很麻烦的吧。

     她想起自己曾经玩过一款很贵的精灵游戏,抽中了大奖,得到了一个银质戒指,上面刻画着奇怪却好看的纹路,她翻了翻柜子,在柜子上层找到了那只小小的戒指盒。

     她将戒指戴在食指上,戒指有些松,戴在拇指上,有些紧,程暮雨犹豫了片刻,将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戒指微凉,戴在无名指上十分合适。她微微扬了扬唇,不知为什么有点莫名的高兴。

     程暮雨找到一些衣服和耐饿的食物,又从厨房提了几斤大米黄豆之类的种子,装进了背包。

     “阿雨!”程暮莲在门外低声唤她。

     “来了。”

     她拿起了摆在床边的棒球棍,在手里颠了颠。

     程暮莲手上也拿着棒球棍背着背包,防盗门外的丧尸更加猛烈的撞击起来,程暮雨示意程暮莲离门口远点,自己举起球棍,微微侧身,然后转动门把。

     丧尸发出嘶吼声,猝不及防的一头冲了进来,因为间接性抽搐和小脑萎缩的缘故,踉踉跄跄的直接撞到了墙上,程暮雨毫不犹豫的一球棍抽在了丧尸的头上,力道之大,险些将他的脑袋抽飞旋转360度。

     “走吧。”

     程暮莲目瞪口呆:“……”

     剧本不对啊喂!我那个万年不吭声沉默寡言戴眼镜看起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宝妹妹,怎么突然这么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