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楔子
    宁元芳这辈子,一直在作死,从未被超越最后终于得了报应,既没有朋友可以诉说心中苦闷,也没有亲人可以理解安稳,一个人浑浑噩噩不知所措了许多年,到死,也没明白自己来世间走这一遭到底有什么意义。

     冰冷的利刃刺穿她的胸膛,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耳边尚且回荡着人群的惊叫声和那个疯子疯狂的大笑声。宁元芳躺在地上,虚弱的半睁着眼,感受到自己的体温渐渐流失,脑子也开始糊涂起来。

     救护车和警/察终于姗姗来迟,宁元芳被七手八脚的抬上车,有人摸出她的手机试图联系她的亲人,宁元芳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忍不住艰难的咧嘴笑了笑。

     她的手机早已经停了机,最后的通话记录是在半年前,而通讯录里只剩下了一个号码——本机。

     又有什么人会和她这个喜欢上同性的精神病联系呢,父母同她恩断义绝,朋友对她避如蛇蝎,亲朋好友,对她来说,不过是词典中一个冷冰冰毫无感情的四字词语。

     她咳出一口血,脸上笑容越发明显,眼中却一片冰冷。

     宁元芳啊宁元芳,你真是活该。

     只因为陌路深处的一只援手,就能让你死心塌地,犯着贱去讨好,掏心挖肺的付出一切,恨不得把自己的命都交出去,宁元芳,落得这个地步,不是活该是什么?

     她感觉累极了,累到不想睁眼,累到无法思考。

     就这样死去也很好。

     赤/裸裸的来,有赤/裸裸的去,没有人会记得她的存在,没有人会为她的逝去而悲伤,或许会有好心人将她火葬,装在小罐里洒向大海,让她随着大海一起漂流远去;或许她会化作一抔黄土,尘归尘,土归土。

     她感到越来越冷,眼前也逐渐模糊,耳畔一阵阵轰鸣,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微微转动眼珠,将视线停在救护车那脏兮兮的窗户上。

     恍惚间,她似乎看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蓝天白云下,一轮火红的烈日灼灼生辉。

     那是她愿意用一生来交换的光明。